人民不再需要羅永浩!

作者:墨多先生

來源:墨多先生(mrmoduo)

人民選擇了羅永浩,如今又無情地拋棄了羅永浩。

01 /

每個人的一生,都像一曲音符,起伏跌宕,高低錯落

正所謂成也蕭何,敗也蕭何。只不過,站在老羅背后的蕭何并非他人,而是其多年來所豢養的“情懷”。

2017年4月9日晚,羅振宇在對談紀錄片《長談》中,向羅永浩提出了一個頗有哲學意味的問題:“你是誰,你從哪里來,你要向哪里去?”。 

羅永浩面容稍顯羞澀,用手指推了推鼻梁上的鏡框,緩緩地回答:“我叫羅永浩,我從吉林延吉市來,來到北京快10多年了吧,要往科技領袖那個位置上去。” 

此話拋出同時,羅永浩距離其創辦錘子科技已快要5年。 

02 /

2013年,被稱為“互聯網金融元年”,也是創投行業的分水嶺。

自從那一年起,民間資本像開閘后的潮水般大量涌入創投領域許多創業公司被迫卷入了“燒錢大戰”,市場競爭越發激烈,互聯網變成了一場由融資驅動的金融游戲。

隨著4G時代的到來,智能手機,成為市場中增長最快的一匹黑馬。中國手機出貨量同年突破3.5億部,同比增長84%。

2013年7月,雷軍推出售價799元的紅米手機,企圖用“割喉”的方式穩定自己在中低端市場中的霸主地位。

12月13日,在中央電視臺舉辦的《年度經濟人物》頒獎晚會上,風頭正勁地雷軍登上領獎臺,向世人宣布今年賣出了1870萬臺小米手機。

而此時,另一個被譽為“國產喬布斯”的創業者羅永浩,此時正在微博上與熱心的網友激烈地討論著——一款出自錘子的時鐘icon設計是否美觀。

“活著就是為了改變世界”,這是喬布斯生前被流傳最廣的一句話

除此之外,如果說還有哪句格言可在當時與之媲美,想必只有老羅的那句“彪悍的人生不需要解釋”。 

有人說,老羅是個被手機耽誤了的相聲演員——“如果老羅去做脫口秀,肯定會比現在的李誕成功。” 

事實上,作為一個在時代潮水里不斷變遷的人,老羅曾經為自己設想過N種可能,但從沒有一種預設叫做“相聲演員”。 

03 /

2001年,老羅因為一封自薦信,被俞敏洪收入麾下,成為一名新東方的GRE輔導老師。

于此之前,羅永浩做過很多生意,走私車、倒藥材、做期貨、賣電腦...這些經歷,為他后來的“成名之路”提供了不可或缺地素材。 

在他于新東方任教的6年,因為上課時總會抖些“啟發性的題外話”,后被學生偷錄整理傳到網上,冠以“老羅語錄”,竟意外地成了網絡紅人。

有思想的人,到哪里都不合群。”——伴隨著這句話,羅永浩創業后的舉手投足都被視作為一種另類的存在。 

2006年,新東方美股上市。 

在上市前的那個夏天,老羅辭職創辦了牛博網,原因是“他不愿看到一個純粹的商業機構披著理想主義的外衣,還滿世界完假純”。 

遺憾的是,這個被譽為“很牛的博客網站”,僅僅在眾人的眼皮子下存活了2年,便因某些晦澀的原因關停。 

事后,老羅在微博發信宣稱,之所以創辦牛博網,當初不過只是為了賺錢。

由此可見,無論哪個時代的理想,都需要仰仗金錢。唯一的區別,是有的人追求理想、順便賺錢,而有的人是追求金錢、順便談談理想

除了繼承了東北人善于講段子的優良傳統,羅永浩身上還有一個天賦,就是喜歡跟“常理”較真兒。

好比他在關掉牛博網后,接著創辦了一家英語培訓學校,幾年下來雖然生意并不景氣,但卻攪亂了許多培訓行業里的潛規則。

例如,即便在生源較少、財務吃緊的時候,也堅持給員工發放年底雙薪;所有采買的辦公軟件必須全是正版;堅持不做假賬;允許未報名的學生蹭課等等。

在老羅看來,單純為了賺錢而做事是毫無意義的,與之相比,賺錢的事情本身要有某種意義。

然而,可惜的是,當羅永浩決定做手機時,這個世界已不再是一個能讓牛仔們隨意開墾地處女地。 

04 /

人的壽命和時間有限,無論我從事什么行業,都將對其它行業造成不可挽回的巨大損失。”

——羅永浩

也許在老羅看來,相對于新東方、牛博網以及搞英語培訓這等思想啟蒙的事情,從事科技行業的創新,才是真正的理想升級。

因此,在2011年先后砸了23臺西門子冰箱后,手揮大錘的“行為藝術家”老羅,誓言必須要做一款屬于自己的電子產品。

然而,正所謂巧婦難為無米之炊。剛剛停掉了英語培訓業務的老羅,雖然賺了點錢,但恐怕連做一款ROM的錢都燒不起。

于是,他開始四處刷臉,可遺憾的是,竟然沒有一個正八經兒的機構愿意給他投錢。

畢竟,在冷靜的投資人看來,智能手機是資本密集型行業,它從來就不是草創者的舞臺

幸運的是,一個理想主義者身邊也從不缺乏“貴人”。

2012年,陌陌用戶突破千萬,其創始人唐巖剛剛完成了B輪融資,公司估值超過一億美金。彼時,羅永浩與唐巖已相交甚久。

在唐巖的幫助下,老羅很快就搞到了第一筆900多萬元的投資。沒過多久,曾投資了陌陌并賺得盆滿缽滿的紫輝創投決定跟進,截止2013年5月,錘子科技融了8000萬元人民幣。

這筆看似巨額的資金,實則只能算得上手機行業的入場券,英文里叫做“Pay-to-play”。

可無論如何,上了賭桌的老羅再也無法輕易下臺了。畢竟,對于一個理想主義者而言,你始終要用實際的行動去兌現自己曾經吹過的牛逼。 

05 /

2014年5月20日,在眾人的滿懷期待下,老羅終于發布了他的第一款手機。

北京國家會議中心,一萬名“羅粉”人頭攢動。順著所有人目光所凝視的方向,大屏幕中呈現出一張被廣為流傳的畫作:“在一間掛滿了各種工具的工作坊里,一縷象征著希望的陽光從窗戶中射入,老羅正埋頭打磨手中的產品。”

正如大家所期待的那樣,老羅在臺上口若懸河地發表了3個小時的演講,期間妙語連珠,數百萬人同時在線收看了直播。

“這是東半球最好用的手機。”——此話從羅永浩嘴中脫口而出,現場立刻響起了震耳欲聾的掌聲。

可遺憾的是,結局總是事與愿違。

羅永浩多年來在網絡中所積攢的關注,并未轉化成錘子的銷量。3900元的售價,讓許多原本就囊中羞澀的文藝青年望而卻步。

然而,此時的老羅仿佛并不灰心,正如他多年來所堅信的那樣——失敗只有一種,那就是半途而廢

從3900元到1980元,再到推出不足900元的堅果手機...錘子屢屢降價,羅永浩一再刷新自己的底線,他試圖學習從一個理想主義者變為一名合格的商人,乃至企業家

在接下來的幾年,羅永浩相繼推出了迭代版的錘子手機,可換來的銷量卻差強人意。

相比小米早早布局生態、華為手機強勢著陸...手里拿著錘子的老羅,仿佛眼里看啥都是釘子可他興許忘了,用戶想要的并不是錘子,而是墻上面的洞。 

至此,羅永浩終于用自己的行動,向大眾證明了兩個淺顯的道理:①只有雷軍才敢被稱為中國的“喬布斯”;②創業不能改變人性,而是要順從人性。

事實上,上述的第一條,其實早在錘子的第一款手機發布時就已經蓋棺定論。畢竟,所有與口碑和粉絲經濟相關的游戲,早就被雷軍玩壞了

然而,關于第二條的認識,或許老羅直到今天才恍然大悟。

06 /

2019年1月15日,在北京水立方,“消失”許久的羅永浩舉辦了一場“至今為止最受詬病的發布會”。

不同于往日的“高端”路線,整場發布會,老羅多數時間都在推薦一款曾經名為“子彈短信”的社交產品——聊天寶。

有人說,當一個人解釋的東西越多,越證明他想掩飾什么

向來以“設計至上”的羅永浩,在演講臺上頻頻為新產品的蹩腳設計做出各種解釋,這或許證明了一點,即老羅的所想所言,尚未達到真正的邏輯自洽。

換句話說,對于一個理想主義者而言,最痛苦的莫過于要按自己痛恨的方式去活。

正如他自己所說,“不被嘲笑的夢想,是不值得去實現的”。

只不過,如今他所要面對的嘲笑,并非來自于那些不理解他的人,而是來自于那些曾經理解過他的人。

就在此次發布會舉辦的4天前,老羅為了創業紀錄片《燃點》,剛剛接受了媒體的一段采訪。記者問:“2019你的愿望是什么?”

老羅面露疲憊,拖著長腔回答:“2019年...我的愿望比較具體...以前的愿望都是什么希望世界和平之類的,今年的愿望,就是希望今年前半段用最短的時間,把我們供應商合作伙伴,給他們帶來的這些麻煩盡快解決;然后,希望用全年的時間,把給投資者帶來的煩惱解決好...”

由此可見,2019,注定是這個“理想主義者”麻煩纏身的一年。 

07 /

從2013年時至今日,羅永浩與錘子恰逢“七年之癢”。

1月24日,由錘子科技內部員工向外界證實,已有部分員工改簽合同到今日頭條的母公司——北京字節跳動。

其中,有一位員工拒絕轉移勞動合同,他向媒體袒露:“簽了合同也前途未卜,6個月的試用期后可能還會被裁員。”

賣身字節跳動、卸任公司法人、再到1億股份被凍結...有人問老羅:“時至今日,你后悔當初的選擇嗎?”。

事實上,這可能原本就是個偽命題。

成功了,就是一道風景,失敗了,就是美好的回憶。這個世界上總有些人喜歡挑戰別人看不懂的事情,雖然總是失敗,還總是不放棄。

正所謂“槍打出頭鳥”。可在羅永浩看來,有的鳥來到世間,是為了做它該做的事,而不是專門躲槍子兒的

2010年,是中國電商爆發年;2011年,爆發了“千團大戰”;2012年,社交網絡與移動互聯網成為風口;2013年,大數據元年;2014年,是O2O“發燒”的一年...細數過往,繁華落盡,無數的鳥兒從萬丈高空瞬間跌落泥塘。 

正所謂通往天國的路,注定是窄路。 

如果羅永浩失敗了,那么他一定不是敗在了理想和情懷之下,而是敗在了他在錯誤的時機選擇了錯誤的領域——正如80%失敗的創業者所經歷的那樣。

08 /

回到2012年某日,馮唐問老羅:“你為什么要做手機?”,答:“如今你每天摸哪件事物最多?我就要改變那個事物!”

所以你看,理想主義者最大的弊端,是喜歡用情懷認識世界,用感性指導理性

遺憾的是,在理性的市場面前,當“老羅們”屢屢需要面對資本的嚴苛拷問時,當初的理想主義,卻早已成為了其“最沉重的負資產”。

翻開羅永浩的微博,自上一次發布會起,羅永浩每天只會像例行公事般轉發幾條@聊天寶App的信息。除此之外,你再也看不到其任何觀點。

有網友在評論區留言:“我以為你至少會有個體面的落幕...可如今,你竟然背叛了你自己。”

此時的羅永浩,想必早已無暇顧及什么所謂的體面。若能用一句話來概括其片刻的心情,我想彩虹室內合唱團的這段歌詞,也許最為貼切:

感覺身體被掏空,我累得像只狗。”

 寫在結尾 

有人問,你為什么要寫老羅,是看熱鬧不嫌事兒大嗎?

當然不是。之所以花費那么多筆墨,我想是基于以下兩個原因:

首先,過去一年,我發現身邊很多原本的“理想主義者”逐漸對前途失去了信心,他們開始懷疑自己,甚至把所有的挫敗歸咎為生不逢時。 

比如,2009年我從事電商領域的創業,如今除了BAT及零星的幾個巨頭平臺外,其余99.9%的公司都如烈火焚原般寸草不生。 

還記得陳年創辦的凡客嗎?曾經風靡一時的網絡直銷模式,以及鋪天蓋地的明星代言廣告,如今江湖上再也沒有了它的傳說。

然而,這只是你我所熟知的,更多那些曾在喧囂中輝煌一時的創業者,時至如今他們又何去何從?

正所謂“成者為王,敗者為寇”。可在無數激情轟然瓦解的背后,除了換來了滿地尸骨,難道“失敗”就真的無一點可取之處嗎

其次,在過去的二十年里,人們似乎可以到處看到“攪局者”的身影,彼時的“理想主義”仿佛還是個褒義詞。 

而現如今,雖然世界變得越來越大,但人們彼此間的包容反而越來越小。當“羅永浩們”兵敗落難之際,往往是冷眼旁觀者多,同情憐惜者少。 

也許,這正應了《無間道3》中的那句臺詞:“往往都是事情改變人,而人改變不了事情。” 

閻王讓你三更死,誰敢留你到五更?——在這個槍打出頭鳥的時代,或許錘子和鐮刀,早已成為了一堆毫無實用的廢鐵。 

回過頭來看,失敗與成功,前者必然,后者偶然除此之外,兩者都不過只是一種過程。 

一個人不可能獲得永遠的成功,正如一個人不可能永遠經歷失敗

因此,當你再看到身邊某個人正遭遇“失敗”時,不妨給悲劇多一點掌聲。

畢竟,他如今所經歷的,也許不過是你尚未經受過的考驗


作者介紹:墨多先生,北京大學碩士,英國全球青年創意企業家得主,百萬職場爆文作者,關注公眾號@墨多先生,獲取100條職場晉升秘笈。

(下載iPhone或Android應用“經理人分享”,一個只為職業精英人群提供優質知識服務的分享平臺。不做單純的資訊推送,致力于成為你的私人智庫。)

作者:墨多先生
來源:墨多先生(mrmodu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