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騙局大暴雷

作者:何星瑩 鐘微

來源:鋅財經(id:xincaijing)

曾面臨退押金潮,卻再三推諉無法退押的共享汽車途歌,在2月18日站上北京市海淀區人民法院的被告席。而在不久前,途歌名下財產再度被凍結。

曾經是資本寵兒的共享經濟,再一次站在了懸崖邊上,岌岌可危。

騙局和共享經濟,不是陌生的詞匯,但組合在一起,卻形成了一個奇特的模式,共享棉花糖、共享紙巾、共享按摩椅、共享榨汁機等等,令人意想不到的組合,誕生了。

但這些組合,很多只是裹著共享經濟糖衣的騙局。鋅財經曾詳細報道過共享紙巾騙局《斂財噩夢,天下沒有共享的紙巾》,揭露過披著共享羊皮的“狼”。

糖衣下的炮彈,令人震驚又無法接受。

在共享棉花糖項目中,深圳電老虎公司以加盟模式,騙取超過200位加盟商的代理費,金額近千萬元;

共享汽車PonyCar以“免費送”為噱頭,讓車主們貸款購買產品,而后單方面撕毀合約,車主們身負銀行貸款,維權艱難;

共享按摩椅項目中,騙子公司采用類傳銷的方式誘惑加盟商發展下線,最終跑路。

它們手法不一,卻都以“共享經濟”為噱頭行騙。花樣百出的招數里,甚至包括在珍愛網上以“談朋友”的名義賣機器,一個人同時“談”幾十個朋友賣出數百臺機器。 

受騙者組起了一個個維權群。但騙局依然未結束,維權者在群里搜集證據時,騙子公司的辦公室里有人在繼續簽約,魔幻的對比中,現實在寒風中顯得無比殘酷。

1.共享棉花糖騙局:這支糖是苦的

在北京工作的李芳有一個“創業”想法:加入共享棉花糖項目賺錢。

這聽上去是一個說得通的商業模式,深圳電老虎公司收取加盟費并提供棉花糖機器,代理商將機器鋪設在商場等人流量大的點位,有人掃碼購買后自行制作棉花糖,代理商能夠獲得分成。

然而,代理商們簽訂合同后,卻遲遲收不到機器,收到的機器質量也參差不齊。

2018年12月,隨著深圳電老虎的售后向代理商爆料,稱公司人去樓空,超過300位受害者才被連接起來,一個騙局浮出水面。

李芳統計了250多位受騙者的信息,損失加盟費共超過970萬元。

去年6月份,李芳第一次看到深圳電老虎的共享棉花糖項目,推送廣告上關于專利、商業模式、食品安全的宣傳,讓她完全沒懷疑這可能是一個騙局。

40歲的她,對共享二字頗為熟悉,“我自己平時出門也會用到共享充電寶,自助榨汁機,我覺得這個模式我能接受。”她提交了自己的電話號碼。

很快有招商顧問加了她的微信,她一直沒下決心,直到去年12月份,李芳在顧問的朋友圈看到一則消息——深圳電老虎慶祝掛牌新四板,加盟價格優惠。李芳心動了,她沒去了解新四板是什么,也沒去核實這條信息的準確性。

去年12月22日,她從北京前往深圳電老虎公司,對方十分專業,分出了4位工作人員,一位負責講解業務模式和優惠政策,一位演示機器怎么操作、APP如何使用,一位講推廣策略,簽訂合同又是另外的工作人員負責。

對方告訴李芳,根據他們拿到的加盟商數據,每天一臺機器保守能賣出40根棉花糖,每根10元。如此,一臺機器一個月能給李芳帶來至少6000元的收入。

李芳投入了29800元合作金,獲得6臺棉花糖機器。如果李芳能在三個月內達到運營標準(日銷售20根),深圳電老虎承諾將29800元全部退回,并免費提供更多機器,他們只賺分成。如果達不到,也返回90%的加盟費。

但創業的喜悅,很快就消失了。回到北京后,李芳隔了4天才加上售后的微信,她一直催促對方發送授權證明,售后遲遲未回復消息。

去年12月28日,售后突然發信息給她:“公司人去樓空,管事的全跑了,被拖欠數月工資的員工也去警察局提供證詞。”李芳蒙了,就在前一天,售后還詢問過她機器的收貨地址。

這位售后同時將信息發給了其他的加盟商,并組建維權群,群里300多人都是相似的遭遇。大部分人沒拿到機器,拿到機器的需要自己維護和清理修繕。

維權群建起來之前,去年12月初第一批代理商已經前往深圳維權,其中一位代理商王龍告訴鋅財經,一位叫趙楠的經理出現在現場。根據天眼查信息,趙楠是深圳電老虎的公司股東,但出資占比僅為1.5%。趙楠告訴他們,“想要錢一分都沒有”。

警察是趙楠手下的員工找來的。根據現場的拍攝視頻,警察問趙楠,“涉案多少錢?”趙楠說,“涉及到了十多臺機器,金額沒有具體算過,大概是二十多萬。”王龍在旁邊沒忍住,喊道,“他就是個騙子,現在在場的就十幾人了!”

王龍一群人,在深圳拉橫幅蹲點、去派出所錄口供,再到街道辦反映情況,但壞消息總比好消息多。趙楠多次和他們說,“你們鬧吧,大不了我們這個品牌不做了,我們有好幾個公司,已經把所有客戶的信息轉到別的公司。”

鋅財經曾致電深圳電老虎執行董事、總經理賈培元和經理趙楠試圖求證情況,對方均未接通。

根據天眼查信息,深圳電老虎更換過2次名稱,分別在2016年5月、2017年9月,公司名稱從深圳市五通江漢科技有限公司改為深圳市一煊科技有限公司,再到如今的深圳市電老虎智能科技開發有限公司。

在2018年10月26日,深圳市龍華區人民法院曾立案,申請執行人是一位叫吳烈勝的加盟商。根據中國裁判文書網公布的執行裁定書,深圳市電老虎智能科技開發有限公司給吳烈勝支付了59435.00元及利息。但鋅財經繼續搜索相應關鍵詞發現,深圳電老虎被立案的案件只此一例。

維權現場的一位代理商表示,她不可能去法院上訴,更希望通過這種拉鋸戰的方式,追回自己損失的加盟費。湖北山河律師事務所律師彭曉桐告訴鋅財經,根據代理商提供的文件資料判斷,代理商可以通過訴訟方式進行維權,但維權所需要花費的時間和金錢成本較高,執行難度可能比較大。

魔幻的是,王龍在搜集證據準備維權時,還有人在這個公司的另一個辦公地點簽下合同。

近期,李芳將統計的代理商損失數據交給一位警官,對方表示,已經抓了深圳電老虎的三個人,并且凍結了公司資產,但這些資產只有40多萬。

2.共享汽車:“0元購車”夢碎,受騙者身負貸款

2019年1月15日,一位車主在名為“小馬(PonyCar)所有共享車總群”的維權群里發了幾張“0元購車”簽約現場的照片。照片拍攝于深圳某4S店的會議室,會議桌邊圍坐著十幾個人,正在討論簽約相關事宜。

一石激起千層浪。

“圖里的那個胖子是PonyCar的人,我參加的宣講會就是他主持的。”“戴眼鏡白T恤的男生之前是跟我同一批的簽約用戶,他怎么穿了PonyCar的T恤?也是托嗎?”這個維權群又熱鬧了起來。

PonyCar共享汽車成立于2016年12月7日。 而后在2017年內完成了三輪融資,融資總額約4.5億元。但第三次融資完成后,PonyCar再無新增融資。

今年初,有多名PonyCar用戶稱PonyCar汽車在廣州一夜之間消失,用戶余額無法提現。

PonyCar的另一項業務“0元購車”則在項目失敗后被車主認為是騙局。不少車主告訴鋅財經, PonyCar明知用個人名義貸款買新能源車、用于共享汽車可能是違規的,卻在與車主簽訂合同時虛假宣傳。

紀森也在這個群里,他本想通過參加PonyCar的活動拿到一張新能源車牌。

他在網上看到PonyCar和旗下子公司天天淘車(后改名為小熊淘車)推出了“0元購車”項目,參與者用個人名額申請新能源車牌,然后再向銀行貸款,0首付分期購買新能源車輛。

這輛車并不是車主出錢買,也不是自己開,車委托給深圳樂去科技有限公司代運營,在與車主簽訂的《新能源汽車代運營服務協議》中,樂去承擔車貸,以收益費用的形式,每個月向車主返還每期貸款金額。同時,樂去可以獲得42個月的車輛使用權,用于共享汽車業務的運營。

三年后,用戶可以免費獲得一輛車和一個新能源車牌,這打動了不少人。紀森在現場看到過那輛車——奇瑞小螞蟻EQ1。他還上了這輛車試駕過,感受一般,真正吸引他的是那張車牌,當時一直搖不到藍牌號的他,擔心以后新能源限號后也搖不上,因此簽了合同。

但他沒想到,僅僅過去一年,就被單方面毀約,背上了幾萬塊錢的債。

今年1月8號,PonyCar聲稱:據《廣東省道路運輸條例》第四十條、深圳市交通運輸委員會《關于規范汽車分時租賃行業管理的若干意見》,樂去提供的車輛不合規,決定終止合同,1月9號,車主收到樂去的解約通知,并承諾按合同賠償一萬元。

紀森的車,每月月供1763元,大約三年供完,共57000元。前十一期的貸款都由樂去準時匯入,但今年1月9號樂去發布公告之后,他只能拿到樂去按合同違約賠償的一萬元,和一輛運營了一年的二手車,身上還背負了兩萬多的貸款。

據他介紹,樂去陸陸續續推出了一些十幾萬的車型,簽約晚的車主會選擇市價15萬的北汽EC200靈動版等稍貴的車型簽約,但樂去只給了他們七八個月分期的錢就發布了這個公告,這些車主現在背負著十幾萬的債務。

維權群里,十余個車主先后告訴鋅財經,他們是如何被吸引的。

“深圳將會跟北京一樣嚴格管控新能源牌照”、“0元購車,三年后你能免費得到一輛車和一個新能源牌照”、“共享行業是朝陽企業,馬化騰都要投我們了”,不少車主因使用過PonyCar,加之深圳本地知名自媒體的宣傳而來,在宣講會上被穿著PonyCar工作服的工作人員講得心動,立即進行了簽約,簽約地點多為4S店和PonyCar總部。

根據車主提供的信息,部分車主在現場簽合同時,4S店、銀行以及樂去的工作人員同時在場,而在簽約之后,銀行工作人員和樂去方多番提醒車主“收到回訪電話,不能說用于共享汽車,要說是自用的。”

“這三方明顯知道用個人名義貸款買新能源車,用于共享汽車可能是違規的,但是在宣講會上說得天花亂墜。”一位車主告訴鋅財經。

鋅財經經查詢發現,PonyCar的登報聲明中的《廣東省道路運輸條例》自2014年便開始施行,而深圳市交通運輸委員會《關于規范汽車分時租賃行業管理的若干意見》則于2017年7月推出。兩項規定出臺時間都遠早于PonyCar“0元購”的活動。

PonyCar方曾對媒體表示:相關事宜已在官方紙媒刊登,并作了相關部門報備與監控。此次事件屬于另外一個公司主體與車主的事宜,并非PonyCar主體。

樂去方客服對車主表示:愿意承擔一萬元違約金,但必須簽退款合同才能拿到。但在退款合同中卻有條款注明:收到違約金后,不得再就原協議或本協議主張任何權利,包括原協議中約定的違約責任等。

但維權群里的車主卻說,簽訂合同后,部分車主并沒有拿到貸款合同、購車合同以及車輛的保險單,而向樂去方索要時,對方則說“車輛不是我們購買的,購車合同我們沒有,建議詢問購車的經銷商”,而經銷商方給的回復是:已經對接完,東西找對方要。

車主想要在交付車輛前看一下自己的車,樂去客服卻說:“現在我們也看不到車在哪里。”

部分簽署退款的車主們也叫苦不迭:經過維修收到的車輛也不盡如人意,實際里程數遠大于里程表數字,懷疑PonyCar交車前做了調整。

共享車主們認為,PonyCar在明知道有相關規定的情況下,依舊通過“0元購”活動,騙取政府補貼,在前期活動宣傳過程中涉及虛假宣傳、誘導顧客消費。

PonyCar以及原先曾為這次“0元購”活動打過廣告的公眾號已經紛紛刪除了當時的宣傳文章,但是早已發現端倪的車主已經紛紛截圖保留證據。

湖北山河律師事務所律師彭曉桐告訴鋅財經,樂去公司單方提出解除合同的行為,屬于民事合同糾紛范疇,可以通過訴訟的方式進行維權。也可通過平等協商的方式與樂去公司進行調解。

名為“小馬所有共享車總群”的微信群人數已達四百余人。與鋅財經見過的其他混亂的維權群不同,這個微信群已經建立了相對完善維權體系:群成員昵稱一律用受害車輛車牌、選出五位代表談判、集資申請集體訴訟,甚至有計劃眾籌做馬甲去市民中心“散步”。

目前,廣州和深圳的PonyCar的共享汽車全面下架,車主們擔心PonyCar卷款跑路,正在到處投訴。

對于以上情況,鋅財經向PonyCar留下的媒體郵箱發郵件求證,截止發稿尚未收到回復。

3.共享按摩椅:假裝“情人”的騙子

張南回憶自己的被騙經歷,微弱的聲音中帶著些許感傷。

這是一個精心設計的圈套。6位女性同時落入同一位男性黃少輝設計的陷阱,她們同時和黃少輝“談戀愛”,在黃少輝的慫恿下認購共享按摩椅,并發展下線,不斷拉長受騙者名單。

但黃少輝不只一位,受騙者也不只這6位女性。張南邊吐露受騙經過,邊給鋅財經發了三十幾條微信消息,內容包括按摩椅認購合同、騙子公司信息、十幾張騙子的生活照,以及一份多達四百多人的受害者信息。

在這個圈套里,被人戲稱為能夠“躺賺”的共享按摩儀項目,似乎真的讓“黃少輝”們躺贏了。張南與愛舒服物聯網科技(廣州)有限公司的員工黃少輝,是通過珍愛網認識的,加了微信之后,兩個人常常一天會通四次電話或視頻。

“起初他沒有讓我去認購按摩椅,只是談朋友。我看他經常在朋友圈發就去問,他讓我買上五臺,每天可以賺300塊零花錢。”張南說。

黃少輝給張南推薦的共享按摩椅,需要花錢認購機器,機器的點位鋪設和維護由共享按摩椅提供方負責,機器運營過程中的盈利,公司抽取一部分返還給認購者。

據天眼查信息顯示,愛舒服物聯網科技(廣州)有限公司(原名廣州菲露特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改于2017年11月29日)與愛舒服共享按摩椅業務提供方廣州市索弗物聯網科技有限公司并無直接聯系。但張南并未核實這點。

2018年11月1日,張南認購了第一批按摩椅,對方發給她一份電子合同。

有一次,黃少輝告訴她,公司在搞活動,不限購了,慫恿張南再買10臺。“別人要這么說,我可能不信,但是當時和他正在談朋友。”

在情感上越陷越深的張南很相信黃少輝,而且都能按時拿到返利。在黃少輝的建議下,張南逐漸加大了認購數目,總計130臺按摩椅,十九萬六千元。除此之外,張南在他的建議下拉了不少朋友進來。

根據張南總結,受害者們通過微信和銀行卡進行轉賬購買,黃少輝的團伙共有五個微信號和四張銀行卡。

去年12月25日,返利沒有如期到賬,張南多番在群內詢問之后,被黃少輝踢出了群里,此后再也聯系不上了。

在發現被騙之后,受騙者們建立了維權群,這時的張南才知道,黃少輝和維權群里的六位女性同時在“談朋友”。

在行騙過程中,黃少輝和其他團隊成員經常利用“限購”與“活動”穿插的方式,一會兒限制每人只能認購五臺,一會兒又稱公司搞活動,吊足了受騙者們的胃口,慫恿她們一有活動就會多認購幾臺。

“他們主要在珍愛網、百合網等婚戀交友網站找較有錢的單身女性,獲取她們的信任,再通過她們發展下線。”被朋友拉進這個騙局的芹子告訴鋅財經。她還說,介紹一個人投資按摩椅,可以得到128元-180元的獎勵。

這類似于傳銷的“拉人頭”。而在利益鏈條不斷變長的過程中,該項目不斷通過利益誘惑認購者把好友拉進來,并且對自己的等級進行“升級”。

芹子剛交了五千多,這伙人就消失了。

去年12月27日,張南便與另一位受騙金額較多的黑龍江女性一起去廣州報案。她們找了之前黃少輝提供的營業執照上的地址,發現是一家名稱相似的耳機店。

張南向鋅財經提供了受騙名單,受騙地區覆蓋廣東、貴州、湖北、云南等14個省,受騙者410位。除卻投資回報,大部分受騙者受騙金額為數千元,但仍有少量受騙者損失上萬甚至上十萬,總受騙金額將近兩百萬。

這種線上騙局層出不窮,形式往往是:簽電子合同、微信群里發放利益、不允許群成員互相加好友。當群主停止發放利益時、解散微信群并拉黑時,受騙者投訴無門。

各類新概念騙局的故事里,一方面是“投資者”被項目方宣揚的高收益誘惑,輕易入局,另一方面,這些騙局的套路大多類似。

在互聯網浪潮下,頂著新概念的騙局也不只出現在共享經濟領域,以“金融互助”、“虛擬貨幣”、“電子商務”、“微信營銷”等各種名目的案件時有發生,受騙者對這些新名詞十分陌生,騙子公司只需簡單包裝,一個騙局就誕生了。

截止發稿前,各個維權群依然活躍著,每日產生幾百條消息。在深圳電老虎加盟商的維權群里,一位來自貴陽的加盟商春節前還在催促加盟商填寫表格、寄送給深圳龍華區派出所。

網上又出現了共享棉花糖項目的廣告,一位代理商在群里發著廣告截圖,模式與深圳電老虎一摸一樣,只是名字換成了“智驛”。有代理商猜測這只是深圳電老虎換了個名字,打算留電話,打探一番。

而共享汽車PonyCar的一部分維權者依然堅持著,面對PonyCar客服頻繁打來的電話,他們拒不退車,但少數人已經開始尋找出路,試圖將車輛轉租給其他平臺,以減少損失。

而情感和金錢受到雙重損失的共享按摩儀認購者們,報了案后還在等待結果。

2019年才剛剛開始,他們想要的好消息,卻不知道什么時候才會來臨。

(應采訪對象要求,文中張南、紀森、李芳、王龍均為化名。)

(下載iPhone或Android應用“經理人分享”,一個只為職業精英人群提供優質知識服務的分享平臺。不做單純的資訊推送,致力于成為你的私人智庫。)

作者:何星瑩 鐘微
來源:鋅財經 (ID:xincaij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