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滴啃不動的順風車,哈啰也難

在發生幾起安全事件后,滴滴出行進入至暗時刻,順風車業務也在去年8月27日開始在全國范圍內下線。兩個月后,哈啰出行推出網約車業務,前幾日還正式在全國上線順風車業務。滴滴咬不動的這塊肥肉,哈啰真的能吃下嗎?

記者體驗:加價才有人接單

經過春節期間在上海、成都、廣州、杭州、合肥、東莞六地的順利試運營,2月22日,哈啰正式在全國范圍內上線順風車業務。

看著“背靠阿里,馬云撐腰”、“取代滴滴”等宣傳語在網絡上不斷出現,記者決定試一下哈啰順風車是不是真的好用?

由于此前并未使用過哈啰單車,所以在體驗順風車業務之前需要進行實名認證。而這一步可以通過手動輸入身份證信息來完成,也可以選擇直接接入支付寶進行驗證。選擇后者的速度十分迅速,不到十秒就能完成注冊。

注冊完成后,記者發布了一筆訂單,路程8.6公里,系統顯示價格為14.6元。隨后這筆訂單顯示“待車主接單”的狀態,但半小時過去后也并沒有一位車主接單。于是記者開始搜索順路車主并發起“請他接我”的邀請。

通過三次刷新,頁面上分別出現了10、28和20位順路車主,但幾乎都是同一批人,有時能夠刷出來,有時不能。而我們能夠看到的信息只有司機姓氏、性別、車型起始地以及目的地。車主頭像只會顯示卡通形象,無法判斷與車主是否相符。

這些車主都是清一色的五星好評,但并未看到訂單數量。同時,系統會提示順路程度,在這28位車主中,順路度最低的一位是44%,最高的是57%,但從實際路線看來,大多數都不太順路。記者從中隨即選擇了11名車主,向其發送邀請,不過一個多小時過去后,仍舊無一人應答。

隨后記者在“乘客下單攻略”中了解到增加感謝費可以提高接單率。在記者增加5元感謝費后依舊沒有人接單,半小時后將感謝費增加到10元后,終于有一人接單。不過按照實時價格來看,同樣距離下出租車費用為20元,滴滴快車為25元,順風車已經失去了價格優勢。

但更麻煩的事在后面。有人接單后,哈啰會發送短信提醒乘客在5分鐘之內付費,否則訂單會被自動取消。完成支付后,記者通過訂單頁面查看發現,司機所在位置并沒有顯示,因此只能等待通知。十分鐘左右,哈啰又發來一條短信提醒車主已達到出發地,但當記者聯系車主吳師傅時,他卻表示由于打不通電話,所以已經離開了。

隨后通過溝通發現,原來由于哈啰的定位失準,所以將吳師傅引到了偏離出發點的位置。最后,在最擁堵的下班高峰時段,吳師傅多繞行了五公里,總算完成了首單。

司機:是一件費力不討好的事

吳師傅去年剛剛結婚,和妻子兩人從縣城來到城市里打拼。靠著自己的積蓄,在去年底購置了一輛十來萬的轎車。吳師傅每天都會接送妻子上下班,抱著節約點油費的目的,偶爾也會在一些網約車平臺發布順風車信息。

在哈啰還未在全國范圍內上線順風車業務之前,吳師傅就早已完成了注冊。2月25日,吳師傅決定在哈啰上試一試,碰巧看到記者發布的訂單信息,心想著“一般這段路也就十幾塊錢,這單加價十塊,平臺首單再獎勵十塊,穩賺了。”

但誰知因為平臺撥號不暢、定位不準等原因,最終又繞路又浪費了時間,吳師傅心里不禁燃起一把無名火。“我給你打了好多個電話都打不通,給哈啰客服打電話也沒人接!”剛一上車,記者就聽到了吳師傅的抱怨。

事實上,在吳師傅向記者撥打電話的這段期間,記者手機一直保持著暢通,并未出現故障。“平臺使用的是虛擬號,估計是因為你不在線所以撥不正確。”吳師傅猜想著各樣的原因。

由于本就不是靠順風車掙錢,所以吳師傅好幾次都打算直接走人,但由于司機端無法取消訂單,他擔心影響到支付寶信用分,所以不得不耐著性子完成訂單。

“這個根本掙不了什么錢,除了第一單有個十元獎勵,其他的就沒有了。”吳師傅邊說邊拿出另一部手機打開導航,“送完你我就不打算接這個平臺的單了,本來想著能順路掙點油錢,沒想到這么麻煩。”

說話間,吳師傅的妻子打來電話詢問為什么比往常遲了40分鐘,吳師傅憤憤地說:“我有什么辦法,還不是跑這個順風車,以后不做這種吃力不討好的事了。”

眼看著直走100米就快到目的地了,系統導航卻提示右轉,繼續走1公里才到。吳師傅根據自己的記憶堅持直走,順利到達。“你看這個導航,還在瞎指揮。”下車時,吳師傅還在表達著自己的不滿。

滴滴犯過的錯,哈啰還會重犯嗎?

滴滴出行此前發生的幾起惡性事件,已經暴露出了滴滴在司機資質認證、安全監管等多方面的遺漏,因此導致整個公司陷入輿論漩渦。

如今哈啰順風車業務雖然上線時間不久,但已顯現出了不少問題。而那些曾經絆倒過滴滴的石頭,也很有可能成為哈啰順風車前進路上的絆腳石。

通過哈啰順風車車主注冊界面可以看到,“順路接單不繞路”、“月賺2000無壓力”、“全車專享百萬保險”這三條廣告語是對車主提出的保證。而對車主進行審核的條件需要四項,包括身份證、駕駛證、行駛證和實拍車輛。

在實際體驗過程中,完成這四項審核非常快速,不到3分鐘時間,就能上傳所有資料。之后哈啰出行會發送信息顯示“資料提交成功,我們會在2個工作日內完成審核。”

事實上,記者選擇了行駛證與駕駛證名字不相符的圖片。并且在完成實拍車輛這一項時,系統顯示需要在白天拍攝45度角清晰車況圖,但記者選擇了夜間拍攝的模糊圖像。

不過兩個工作日后,記者還是順利收到了哈啰出行發來的“經復核,恭喜您通過順風車主認證。”信息。

除此之外,僅僅采集身份證、駕駛證、行駛證的信息也是遠遠不夠的。記者曾在調查中發現,有不少不法分子專門從事著網約車虛假身份的辦理業務,而這三證的造假對于他們來說自然不算難事。

盡管此前哈啰出行相關工作人員曾對媒體表示,順風車主需要年齡在19-70周歲區間內,無暴力犯罪及吸毒記錄,駕齡一年以上,駕駛證C2及無交通肇事犯罪、酒駕等嚴重交通違法記錄。

但在記者驗證的過程中,并未感受到對以上標準的嚴格審查。并且在微博上,已有哈啰順風車主發出“男乘客去哪兒我都不順路,單身漂亮小姐姐去哪兒我都順路,去哪兒你一句話。”的言論。這樣的司機,從一開始選擇開順風車的目的就不單純。

對司機背景的審查不嚴,會直接導致司機隊伍的魚龍混雜,這也是此前滴滴接連出現惡性事件的重要原因之一。

出事后,滴滴出行開始實行司機每日進行人臉識別驗證的方式,并且要求車主安裝攝像頭,全程實現錄音監控,如出現敏感詞匯甚至會自動報警。而這些措施,記者并未在體驗哈啰順風車的過程中感受到。從現在看來,哈啰順風車還是不能帶來足夠的安全感。

值得一提的是,除了系統沒有設置人臉識別驗證的方式之外,乘客也無法判斷開車車主是否與訂單車主一致。卡通頭像加姓氏對司機隱私進行了保護,但對于乘客來說,安全隱患卻變大了。

同時,順風車的便利與實惠也沒有在哈啰順風車中得到體現。一方面是由于乘客、車主數量規模仍不夠,因此出現司機找不到順路的乘客,乘客不加價就無人接單的情況。另一方面是哈啰順風車的初始價格相對其他平臺來說本就不算便宜,還需要加價來讓人接單,就更不劃算了。

從平臺補貼來看,乘客注冊后可以領取10元乘客券,分別是50-5、15-3和20-2三張優惠券。記者首單體驗金額為24.6元,然而系統顯示三張優惠券均不能使用。而司機端是首單獎勵10元,但目前已有人在微博上反映哈啰出行的傭金比例不明確,按1至10元的比例動態抽取。

此前,哈啰出行表示目前客服部門設有7x24客服,全面響應車主和乘客遇到的各類問題,并設有“一鍵報警”功能,開通警企合作綠色通道,設置緊急聯系人等安全功能。但僅僅這些功能仍然無法對乘客提供全面安全保障,哈啰要在這方面下的功夫還有很多。

哈啰順風車實為第三方運營

從2016年末形成雛形,到2018年全新升級,哈羅單車更名為“哈啰出行”,業務覆蓋面進一步擴大。這一過程中,不論是流量入口還是大數據支持,與支付寶的聯手為其注入了源源不斷的發展動力。

如今開展的順風車業務也同樣離不開支付寶的支持,不過記者通過哈啰出行的“順風車信息平臺用戶協議”中了解到,哈啰順風車平臺運營方為成都哈拜網絡科技有限責任公司,運營過程中產生的費用由這間公司及兩件關聯企業代收代付。重要的是,運營過程中產生的全部責任也有這間公司承擔。

記者隨后通過企查查發現,成都哈拜網絡科技有限責任公司成立于2018年12月19日,法定代表人是查淞城,股東是李開逐。兩人為合作伙伴,前者是成都、鄭州哈拜網絡科技有限公司擔任法人,后者Hellobike聯合創始人兼SVP,并在東營哈羅網絡科技有限公司擔任法人。

哈啰趁著滴滴順風車業務下線期間,積極聯合企業推出業務,搶占市場,可見其野心。但根據其協議顯示,哈啰出行只是提供信息平臺業務,向用戶提供順風車信息共享的服務,其他則交由第三方成都哈拜網絡科技有限責任公司。在這過程中,如果出現了不良事件,那么用戶又應該向誰追責呢?

滴滴啃不動的順風車,哈啰也難

哈啰順風車業務由成都哈拜科技公司運營

人人都想搶的順風車市場

順風車業務市場如今也涌現了一大批新興企業,在滴滴的休眠期中,他們是否都分到了這塊蛋糕呢?

根據艾瑞數據顯示,滴滴出行在2016年春運期間共運送190萬人次,2017年運送848萬人次。而到了2018年,共計有3067萬人次乘坐滴滴順風車回家或返程,是前兩年運送人次總和的3倍,相當于民航在春運40天運力的46.9%,等同于增開了45913列8節動車組和170388架波音737飛機。

而在滴滴順風車缺席的2019年春節,哈啰出行、嘀嗒出行、拼客順風車、叮叮順風車以及號稱第一款將區塊鏈與出行結合的阿爾法順風車等十幾個順風車平臺開始設法分食這塊蛋糕。

盡管市場空缺大,巨頭也已退場,但盲目入場的順風車平臺似乎并沒有在滴滴的教訓中總結經驗。最深關注的安全問題依舊沒有得到切實的保障,一鍵報警、7*24小時客服等方式能夠起到一定作用,但卻拿不出更多有力的手段來嚴審司機背景、身份匹配度等信息。

擁有244萬粉絲的“萬能的大熊”曾在微博上表示:“滴滴下線了順風車,加強安全管理本來好事,但沒想到哈啰出行也要做順風車。滴滴都做不好的事情,哈啰做只能更糟。”

以現在市場狀況來看,百家爭鳴的確比一家獨大更能促進行業規范化和市場繁榮。但僅僅是為了搶占用戶和市場而匆匆推出業務,則并不是一個好策略。如何解決安全隱患,加強管理,提升用戶體驗,或許才是救活順風車市場的良藥。

(下載iPhone或Android應用“經理人分享”,一個只為職業精英人群提供優質知識服務的分享平臺。不做單純的資訊推送,致力于成為你的私人智庫。)

作者:李覲麟
來源:微信公眾號:“鋅刻度”(ID:beefix)